Glass Canvass architectural image - Trafalgar Way

 

伦敦的 Glass Canvas 制作了一些世界上最美丽的建筑效果图,其中包括一级市区住宅的室内可视化当代高楼大厦的室外效果图等。除了静态图和动画外,工作室最近还将业务扩展到虚拟现实 (VR) 工作,完成了从健康和安全应用到展示主要城市发展的各种项目。

下面,技术总监 Bill Nuttall 讨论了工作室的源源不断的创作精神,渲染 25,000 像素的错视画所需的硬件 — 以及创造让他们沉浸其中的虚拟现实体验的艺术。

 

Bill Nuttall and Andrew Goodeve

Q&A

AMD:Glass Canvas 是如何起步的?

Bill Nuttall:工作室由 Andrew Goodeve 成立于 2001 年。在成立之前,Andrew 在 Foster + Partners 担任视觉设计师,三年后他想自己另立门户。当时,伦敦的建筑视觉效果公司没有现在这么多。

我于 2005 年加入工作室,成为一名全职人员。我最初是一名建筑师,但更喜欢建筑过程中更具创造性的阶段,特别乐于尝试软件和 3D 建模。我为 Glass Canvas 做过一些外包项目,然后 Andrew 给了我一份工作,从那以后我就一直在这里。Andrew 和我现在是工作室的共同所有人。

Glass Canvas office

AMD:公司从成立到现在发生了哪些变化?

BN:当我刚加入时,我们的办公室位于 Shad Thames [伦敦塔桥旁边一条历史悠久的河畔街道],有八九个人。 我们已经搬迁了几次,并且亲历了行业的多次重大变革。 真正的麻烦是 2008 年的经济衰退。 没有工作。 但是,我们采取谨慎的预算度过了难关,从那时起,我们的规模几乎增加了两倍,人数也在慢慢地增加。

两年前,我们成立了一家名为 Pixel & Sons 的兄弟公司,由创意总监 Andrew Li 经营,该公司为商业广告、产品和品牌创作计算机绘图 (CG) 和动画。 它的定位与我们的核心 Glass Canvas 品牌差别很大,因此我们可以将我们的影响范围扩展到建成环境外的其他市场。

然后去年,我们购买了一个位于谢菲尔德的小型视觉效果工作室让 Glen Austin 经营。 他已经从事视觉效果工作许多年,并且正在寻求扩展他的服务。 我们期待帮助北部动力城市实现复苏,所以这是一个很好的合作机会。 现在 Glen 运营 Glass Canvas Sheffield,并管理那里的客户和团队。 共享的资源和基础设施意味着我们可以不用招聘自由职业者就能承接更多项目。

AMD:请总结一下 Glass Canvas 所做的工作的类型。

BN:它几乎涵盖了建筑视觉效果的各个方面。 上周,我在卡萨布兰卡制定一个总体规划,制作一段两分半钟的动画,本周,我在东伦敦制作一些综合用途方案的规划和营销图片。

有时候,它是一张不简略的创意简报,我们需要几乎全部使用速写方法来设计视觉图像或总体规划,有时它是完全验证的规划工作,而在其他时候,它可以是概念动画。 在任何时候,在整个 Glass Canvas 集团,我们通常都有 30-40 个项目。

Glass Canvass architectural image - Trafalgar Way
Glass Canvass architectural image - Trafalgar Way

AMD:您在制作中使用什么软件?

BN:我们使用 Autodesk® 3ds Max® 以及 Forest Pack 和 RailClone 等插件进行建模。 我们的渲染器是 Chaos 集团的 V-Ray。 后期制作在 Adobe Photoshop 中完成。 我们使用 Adobe 套件(After Effects、Premiere Pro 和 Audition)进行动画制作,使用 SynthEyes 进行 3D 镜头跟踪。 对于虚拟现实工作,我们使用 Epic Games 的 Unreal Engine 和 Autodesk® ReCap® 将照片转换为模型,以便在 VR 中使用。

AMD:硬件呢?

BN:我组装所有的硬件;我已经这样做了大约 10 年。 办公室里的所有东西都由我手工组装而成,所以这些都是精心挑选的组件,包括我们的 30TB 文件服务器。

我组装的最后四个工作站使用了AMD 的  16 核锐龙 Ryzen® Threadripper® CPU – 1950X 和 64GB 的 RAM。我目前选择的显卡是 AMD 的 Radeon™ Pro WX 9100。 它在 3ds Max 中提供最高的视口质量,并提供丰富的 HBM2 帧缓冲器存储器。

我们的渲染工作依赖于 CPU,锐龙 Threadripper 机器非常适合这种工作。 Intel® 制造的一切东西都不能用物有所值来描述。 我不想使用 Ryzen Threadripper 芯片建立一个渲染农场,因为我喜欢使用尽可能多的 CPU,但在能力方面,它们绝对可以与 Intel® Xeon 相媲美。

Glass Canvass architectural image - Nine Elms Square

AMD:您的内部渲染设置是什么?

BN:我们有一个机架,上面总共有大约 400 个核心。 在白天,艺术家可以将它们用作自己工作站的扩展,然后在晚上,他们可以渲染多个动画帧或渲染大型单帧图像:通常是 5,000 像素乘 3,750 像素。

我已经好几年没有构建任何渲染节点了,但是一有机会,我会使用 AMD 的 EPYC(霄龙)处理器,构建渲染节点。 它们比英特尔的产品便宜,并且可以提供相同或更好的渲染能力。 像 Threadripper 一样,它们绝对物有所值。

 

AMD:使用 Radeon™ Pro WX 9100 GPU 有什么好处?

BN:您不必过于担心在大型建筑场景中耗尽视觉记忆体 (VRAM)。 GPU 内存的最新行业标准是 GDDR5,但这可能因为内存在卡上的实际放置方式而成为瓶颈。 Radeon Pro WX 9100 中使用的 16GB 高带宽内存 (HBM2) 可以通过堆叠在芯片裸片上来解决瓶颈问题。 这种增加的带宽使我们拥有一个能够更快地绘制视口并提高图像质量的 GPU。 相比之下,所有其他 [非AMD] 卡现在都显得相形见绌。

 

AMD:您使用的 AMD CPU 的主要优点是什么?

BN:性价比。 目前几乎是同等英特尔产品的两倍。 英特尔最近完成的工作就是其中一款高核心数 Core i9 处理器,但这些东西的价格几乎翻倍,您花大约 800 英镑就可以获得一个 16 核心的 Threadripper。

我很高兴 AMD 现在携带 Ryzen Threadripper 和 EPYC(霄龙)CPU 回归,并在市场上展开竞争。

 

Glass Canvass architectural image - Wolverhampton

AMD:Glass Canvas 从事的最具技术挑战性的工作是什么?

BN:Wolverhampton 市的商业门户总体规划强度非常大。 这是一个大的建筑群,然后是很多 Forest Pack 对象。 尽管我们尝试尽可能多地制作几何形状,但这真的消耗内存。 在鸟瞰图中,屋顶通过手工建模建成,但外墙都是 RailClone 对象。 我们的一个四人小组花了六个多星期来完成这个项目。

对于每一个新项目,我们都希望提供更多的东西,无论是细节、范围、质量还是现实主义。 虽然过去 15 年中典型的工作截止日期并未发生太大变化,但客户的期望却发生了巨大变化,使我们不断地升级软件、硬件和工作流程。

Glass Canvass architectural image - Lewis Cubitt Park

AMD:您做过的最奇怪的工作是什么?

BN:Lewis Cubitt 公园的观景台很奇怪。 客户在他们的建筑工地旁边丢下几个钢制集装箱来建造一个公共观景台,并决定他们需要进行某种程度的完善。 我们的解决方案是制作两个巨大印刷品来遮住该结构四周,一个遮住前面,一个遮住侧面。 渲染的宽度为 25,000 像素,细节令人惊讶无比。 它们消耗了我们系统上的所有 RAM。 这是我们必须做的强度最大的渲染之一。

AMD:您最难忘的虚拟现实项目是什么?

BN:我们为一家建筑公司做了一个健康和安全应用程序,其中包括拍摄他们的设备的照片并将它们变成动画模型,该设备是一辆巨大的压路机,前面和您一样大。 我们的一名艺术家花了两天时间,利用 ReCap 和 3ds Max 中的 clean-up 功能,将约 100 张照片变成一个在 Unreal Engine 中使用的完美的 3D 模型。 我们向客户演示成果,这个可怜的人戴上耳机,转过身来,看到一辆压路机朝他们开过来,他下得叫了起来,并在房间内乱跑,还撞到了墙。

 

AMD:您知道,您并不想在演示时杀死客户。

BN:我认为这给客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真的是身临其境。

Glass Canvas architectural image - Lyric Square

 

AMD:优秀的视觉效果图像的秘诀是什么?

BN:我认为它与您在古典艺术画廊中所看到的差别不大。 您经常看到的一样东西,尤其是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品,都使用两种主色:通常是对比色,如蓝色和橙色,或者是近似的颜色,如紫色和蓝色。 然后构成一件优秀的作品:三分法在今天仍然像以往一样重要。

研究伟大的摄影师、电影摄影师和电影制作人的作品也很重要。 在他们的作品中寻找图案和主题,并记下最佳的相机移动和编辑。 当您看到它时,您就会知道它的伟大:弄清楚是什么造就了它是关键。

Glass Canvas office
Glass Canvas office
Glass Canvas office

AMD:Glass Canvas 的典型工作日是什么时候?

BN: 多数情况是九点到六点。 我们希望人们在下午 6 点离开办公室,这样工作就不会成为他们的生活。 有很多视觉效果工作室的工作时间安排显得很愚蠢,但我们努力按正常的工作时间工作,来与他们区别开来。

也许我有偏见,但我认为我们办公室里的氛围很好。 一般来说,当人们来为我们工作时,他们会待多年。 我们的员工流动率很低。 

办公室本身位于 Kings Cross 附近新开发楼盘的一楼,办公室的天花板很高,环境很美,空间很大,通风良好。 [位于北伦敦,有一个可以达到英国北部和该城市的大型火车站。] 我们已经在这里五年了,希望再在这里五年。

 

AMD:您认为行业的下一个重大事件是什么?

BN:毫不夸张地说是实时光线追踪,不是吗? 当前的算法效率低下并且对硬件的需求不切实际:美丽的《星球大战》风暴骑兵 demo 在价值 60,000 美元的 GPU上完成。 我们最近看到的demo甚至远没有达到全脂蒙特卡罗路径追踪器的规模:我们说拍摄的光线至少减少一千倍,甚至可能减少一百万倍。 但这只是一个开始,在十年内,代码将得到改进,并且与现在 60,000 美元的硬件能力相当的 GPU 可能将只需花费 200 美元。

 

AMD:VR 会有什么影响?

BN:虚拟现实仍旧试图在建筑视觉效果中拥有一席之地。 我们最近的五个 VR 项目彼此差异很大。 我们的客户正在探索最适合他们的东西,所以我们戴着纸板护目镜进行各种尝试,从房间大小的设备到智能手机。

我暂时没有看到 VR 在 3D 建模中的大量应用。 坐在那里对 3D 空间进行建模听起来很神奇,但您能想象整天都要戴耳机吗? 整天盯着屏幕并且眼球离屏幕不到五厘米就已经够糟糕了。

但众所周知,我的预测可能非常不准确。 回到 20 世纪 80 年代,在我还在上学时,我曾预测山地自行车只会风行一时。 这告诉您所有您需要知道的事情。

Glass Canvass architectural image - Vauxhall
Glass Canvass architectural image - Vauxhall
尾注

Glass Canvas 是 AMD 的重要客户。Glass Canvas 的观点是他们自己的观点,可能并不代表 AMD 的立场、策略或观点。 AMD 未对 Glass Canvas 的任何基点或性能声明进行验证。为方便起见,提供了连接到第三方网站的链接,除非明确说明,否则 AMD 不对此类链接的网站内容负责,也不暗示对该内容的认可。GD-5

©2018 Advanced Micro Devices, Inc.版权所有。 AMD、AMD Arrow 徽标、锐龙、EPYC(霄龙)、Threadripper、Radeon 及其组合是 Advanced Micro Devices, Inc. 的商标。本文中用到的其他产品名称仅用于标识目的,可能是其各自公司的商标。 GD-28